您的位置: 四川信息网 > 时尚

游灵之心 第三十章 并肩战斗

发布时间:2019-09-26 03:31:58

游灵之心 第三十章 并肩战斗

“滋滋――”冰霜再次凝结的声音从四周传来。情况似乎有些不对,三人在这里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瘦个子使了个眼色,他身边的一名木甲仆从心领神会,全身战气不停。这仆从完全不留任何破绽,摸向了前方。

有什么东西飞过来!瘦个子额头一偏,看见一跟冰锥擦头而过。冰锥钉在雾树上入木三分,本来就被冰霜包裹的雾树此刻随着冰锥的融化,内部滋滋的响着,瞬间化成了冰块。

这是个什么东西?他顺着冰锥的发射源仔细看去,发现了一只仿佛蒙上了迷彩的生物。那魔兽瞬间跳动闪烁,在迷彩的掩护下隐匿了行踪。

“快撤!”对未知的恐惧让他此刻忘记了自己的目的,立即指挥两名仆从就是要退出这片寒冷地带。

有一个仆从听从指挥立刻来到他身边,可是另一个离他较近的人却没有一点动作。

“没听到吗!”他扭过那名仆从的身子,手高高抬起顺手就是一耳光,可是立刻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吓到了。

那仆从的脸已经被一根冰锥透骨而过,脸上还残留有迷惑和不解的神情。

别慌!他强行镇静下来,安抚了剩下一名惊慌的木甲仆从,同时眼睛滴溜溜的转动,一瞬间就明白了这是洛雪下的套。该死的下等民!他面目狰狞,发誓只要离开这里,绝对在将守望城翻个底朝天后手宰了他。

他俩背靠背缓缓后退,谨慎地脱离战场,想要脱离这单方面挨打的情况。

又是一道冰弹破空袭来,事先早已有心理准备的他用鞭子挡下了发射过来的冰弹。冰弹透过鞭子一瞬间传导大量的寒气,使瘦个子的右手上布满了冰霜,暂时行动不能。他内心有些发慌,趁那迷之魔兽还在重新蓄能时,也不管不顾自己的手下,身体一转就准备飞速奔跑要退出这片危险之地。

可是脸刚转过一半就惊恐地发现又是一道冰锥迎面扑来。惊骇于那魔兽能这么快发出第二枚冰锥的他躲避不及,本能地就是一把扯过身边的木甲仆从,把他拦在了自己前面。

“你――”仆从的眼中闪过难以置信,冰锥从他的背后穿透了黑亮的木甲,将他扎了个透心凉。

“我会向主人请求给你们的家人奖赏。”他贴着死去仆从的耳边说道,无情地推开冻成冰块的尸体,尸体顺着重力缓缓倒在地上。

可是就在他一只脚踏出冰霜领地,如释重负时。无形中那划分了领地的冰环地带居然在跟着他一起移动!似乎不将他杀死在现场誓不罢休。

瘦个子目眦尽裂,愤怒的他绝望地挥舞鞭子抽打着空气。他仿佛已经彻底自暴自弃,全身的战气不要命的催发,大声喊叫:“啊啊啊!有本事就别给我隐形!”

突然战气在他身上缠绕化作了龙卷,崩裂了大地,绞碎了飞过来的冰锥。他自己都愣了一下,随即感受着自己身体的状况,不由得恣意大笑。

“哈哈哈!我的战气居然又突破了,已经有资格成为主人的第一侍卫了!”他仰天长笑,得意地张扬自己的戾气,“不枉主人如此看中我近乎妖孽的天赋!”

他战气外射,在胸前形成了一层护甲,因为还不熟练或者说是控制力不足的原因所以背部还留有空档。随后战气透体而出震碎了右手的冰霜,他随手一鞭,一道战气从鞭中挥出就将面前的一颗雾树拦腰截断。雾树上有个隐形生物,纵天一跃便消失在了远处。植被的冰霜退去,感知到眼前这人的危险,它默默地缩小了自己的领地,放了瘦个子出去。

回去之后,先好好收拾那条狗,他掏出罗盘看了看,发现指针的方向没变,便安下心。至于那下等民,害死了我家主人手下两名精锐的仆从还消失不见,我定要将那守望城翻个底朝天!瘦个子心想道,保持战气护甲的状态,沿着来时的路返回。

自己的计划彻底宣告失败。洛雪静静地躺在远处的阴影下,看着脚下生长的一朵黑白小花,想了很多。

”生死花,花瓣剧毒而叶片解毒,只在在生物的尸体上生长。这片地下埋藏着无数生灵的尸体。“他双腿已经麻木,喃喃自语。这是在预示我的归宿吗?

不!绝对不能让他回去!他双目一凝。

瘦个子正处在战气突破的高昂状态,一路咒骂并往回走了许久,眼看就要回到洛雪之前作下记号的地方。突然前方草丛里蹦出一个黑影,风一般的速度配合一股巨大的咬合力冲着他脖颈而去。可是不曾想脖颈上的战气护甲坚厚无比,一口利齿咬在上面竟是毫发无伤

游灵之心  第三十章 并肩战斗

。瘦个子右手战气鼓动,把它击飞了数十米远。

来迟了吗?看见脖子上被项圈勒出了一道深深地血色凹槽,原来黄皮狗竟是用一股不要命的力量拉倒了雾树,脱离束缚后赶了过来。它怨恨地注视着眼前的这人,以为自己的恩人已经遭到毒手的它满腔愤怒。无尽的痛苦在彻底盖住了对瘦个子的恐惧心后,最终驱使着它从埋伏着的草丛里扑出来,想要给这人致命一击。

怎么回事!瘦个子看着手里的罗盘甚至还甩了甩,罗盘的指针依旧没有动弹保持在原来的方向。只不过在这个方向看见的是龇牙的黄皮狗,距离从数千米一直拉进到了他面前。

这个指针没有距离显示,因此只要保持一个方向就可以令罗盘保持原样,在这点上这条黄皮狗肯定已经知道了。跟踪在后面的洛雪远远地望去,作出了揣测。

魔兽血统的良好恢复力在它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至少令它在短暂的休息后,重新有了一战之力。

“一条杂种狗,真以为有了魔兽的智慧就能上天吗!”他冷笑连连,挥舞着鞭子霹雳作响。这霹雳的声音又让黄皮狗四肢不自觉的颤抖,勾起了惨痛的记忆。它这一下势在必得的偷袭被瓦解,知道敌人的力量已经进一步得到了提升。在之前就远远不是对手的它双目已然充满了死意,显然是不打算活着回去了。

战气附着的长鞭形态变换莫测,黄皮狗化作暴风接连变道,连续闪躲了好几下攻击,却逐渐被长鞭晃得眼花缭乱。突然长鞭袭来勾住了它的后腿,将它高高吊了起来。

“呜嘤!”黄皮狗被长鞭狠狠扯动砸向地面,陷进一道大坑。它口鼻流血,翻了个身重新站了起来。尽管身体已经遍体鳞伤,不屈的斗志仍在告诉它不要放弃抵抗。

连续的蹂躏和凌辱,瘦个子像是在玩弄眼前的猎物一般,明明可以给它致命一击,却终是在它的身体上添上越来越多的伤口。

“还不肯求饶吗?”瘦个子戏谑的笑着,最后暴虐的叫道:“那就去死吧!”

身上没有一处完好的黄皮狗看着袭来的长鞭没有力量躲避,于是放弃了生机,想要跳到瘦个子脸上给出最后的的扑咬。可是长鞭来势更猛,在它刚起跳时就无情地落下,宣判了它的死刑。

就是现在!

转体一气!洛雪半俯下身子,刚刚恢复的一丝战气急速运转,毫不迟疑地从脚下到手上来回。

啊啊啊!!与凡歌传授的有细微的区别,他的手腕在榨干了身体的每一处战气后反将残废的小刀狠狠掷了出去,依稀中听见了空气的炸裂声。

“额!”一把带有豁口的黑色小刀飞过来,进入了视野盲区,正中瘦个子没有战气防护的背部。强烈的惯性让他的动作失去协调,整个身体送向了黄皮狗的利齿下!

他躲避不及,没有时间看凶手是谁,双手立刻撑住黄皮狗扑向自己脖颈的大嘴并灌注战气,打算将它的嘴巴掰断。

“有剧毒……”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脑袋晕晕沉沉,一抹黑色顺着脖子涌上面部,战气似乎也后继无力。他支撑住黄皮狗的嘴的双手不得力,被推到了脖颈的位置。牙齿逐渐挨到了皮肤并向里深入切断了动脉,而自己的战气护甲也因为剧毒的原因无法激发出来。

“你――呼……敢……”被咬穿的气管呜呜地漏着风。大量战气涌上来,可是失去了战气外放的能力。再多的战气也堵不住这道致命的伤口。

瘦个子无力地躺在血泊中,黄皮狗踩在他的胸前,愤怒而又悠长地悲嚎,就像是报了血海深仇一般。。

毕竟是帮主人处理过许多类似的事件,“时间回溯”魔法的要求他早已烂熟于心。知道自己必死无疑的他,转头想要寻找那名下等民的踪迹,将那人印在眼中。

“你!!!!”可是身后的森林里一片寂静,只有一颗高大粗壮的雾树郁郁葱葱的生长着。他知道洛雪就躲在那棵雾树后面,可是失去了力量的瘦个子已经没有机会将他找出来。

瘦个子拔出插在背部的匕首,用尽最后一股力气要将它死死地记在眼中。

“主人――会为我报仇的!”他瞪大了双眼,死不瞑目。

我这算是杀人了吗?洛雪满手颤抖,感概良多。可他只能确定一个事实,那就是他并不后悔。

瘦个子死亡后,黄皮狗满嘴鲜血突然转过头看向躲在雾树后的他。它脸上还残留着发狠的表情,直看得洛雪心头发麻。你不会想灭口吧?

它发狠的眼神在看到恩人后立刻变得柔和。它嗷呜一声摇着尾巴,把洛雪扑倒在地,温热的舌头欢快地舔着他的脸颊。

好啦好啦!衣服都被弄脏了。洛雪无力地伸出手来安抚着它,内心却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从刚刚的情况来看,冰尾虫……有两只么……

张家界治疗盆腔炎费用
张家界治疗盆腔炎医院
张家界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张家界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张家界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