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四川信息网 > 娱乐

打水记持续的干旱地下水水位下降老井打不出

发布时间:2019-11-10 22:14:34

打水记:持续的干旱地下水水位下降 老井打不出水

没有什么能难倒勤劳的农民

他们卷起了袖子就开修

村里最深的那口井已经两天抽不上水了,灌溉渠干涸得能走人,稻子比往年低得多

自打入伏后,何庆保每天都要到地头看看,眼下正值稻子灌浆的时候,可老天就是滴雨不下。活了近60年,从没见过这样的大旱。种了一辈子地的老何说,啥时候农民都是靠天吃饭,盼雨不下雨,但为了收成,他和乡亲们不敢轻言放弃。

60多年

没遇到过的大旱

辽宁正遭遇着1951年来最严重的干旱。截至8月14日9时,据辽宁省民政厅报告,全省12市66个县545.6万人受灾,农作物受灾面积1330.4千公顷,其中绝收261.9千公顷,直接经济损失90.3亿元。而7月份以来沈阳市降水明显偏少,全市大部分地区出现了轻度到中度旱情。

大黑村位于沈北新区石佛寺地区,从这里以西的尹家、兴隆台、黄家等四个乡镇街是沈北的主要水稻产区,10多万亩无污染水田被农业部列为全国绿色食品原料(水稻)生产基地。

大黑村村民何庆保有30亩水田,这也是他家主要的经济来源。从翻地、育苗、插秧,到除草,为了每亩地千八百元的收入,何庆保这样世代耕种的农民将全部心血都投入到了田地里。

何庆保说,原本今年的年景不错,稻子在养花时长得很好。经过前期的繁忙劳作,接下来就剩浇地、收割这两个步骤了,可没想到60多年不遇的大旱来了。

两个月了,没下过一场雨。何庆保告诉沈阳晚报、沈阳,如今正值水稻灌浆的关键期,其直接影响水稻的饱满度和出米率。如今一场有效降雨都没有,一锹下去,地里的土都是干的。

本来每年入伏后都是农闲时,可今年真的不行。何庆保每天都要到地头看看,但稻子还是要比同期矮十多厘米。活了快60年了,从没遇过这样的大旱。何庆保说,农民从来就是靠天吃饭。

而这样的旱情,在周围的几个乡镇,甚至是其他县区,都普遍存在。

村里最深的

井不出水了

说是靠天吃饭,但面对大旱,谁也不敢轻言放弃,毕竟全家一年的希望都在这地里。

8月16日,来到大黑村时,一望无际的稻田地里传出阵阵的柴油机声。大黑村的农电工胡海洋告诉,为了抗旱,全村百余口电井、柴油机井全都开足马力抽水灌溉,村民们已经顾不上去想电费和水费了,因为只要保住稻子,就保住了希望,这一年也就没白忙活。

但大旱似乎不想轻易放过这些农民,由于长时间没有有效降水,水田灌溉全部依靠地下水,地下水的水位严重下降。

两天前,何庆保家地头的电井抽不上水了,而这口十多年的老井是全村最深的。电工小胡告诉,由于地下水位下降,潜水泵处于空转的状态,时间长了也就坏了。

胡海洋说,往年这口老井下五根三米长的管子就能抽出水来,如今至少得下九根,也就是说得打到27米才能抽出地下水。由此推断,地下水降了至少十米。

而全村像这样罢工的电井不在少数,长时间的工作让这些水井到了超负荷透支的状态。于是,这段时间也成了农电工胡海洋最忙的时候:都是乡里乡亲的,遇到这样的大旱,能帮的,谁能看着。

齐力抗旱

农民们自救打水

自打地头的老井不出水了,何庆保和乡亲们每天都到地头看看,这口井连着大黑村三队五户人家100多亩田地。后来,大家思量再三,决定修井自救。

8月16日凌晨4时,阳光刚刚洒向稻田地,何庆保和其他五六位乡亲来到地头。因为稻田已经长成,机械车辆开不进去,他们要肩背手扛地将几百斤的工具搬到井边,尽管他们间很多人已经年过六旬,但依旧要出力。

跟着乡亲们走在一条干涸的水泥沟渠里,电工小胡告诉,这是稻田的灌溉渠,往年这里边全是水,可如今看到渠底的淤泥已经干裂得犹如龟背。

按照村民的想法,他们需要将井底原有的潜水泵拽上来,然后换上新的,再下九根长管。烈日下,大家用最原始的工具将几百斤的井管一点点地升起,豆大的汗珠落在地上瞬间融入土里有那么一瞬间,何庆保恍惚地觉得这汗如果是雨水该多好,因为他的稻子实在是挺不住了。

休息时,何庆保拿起一根稻穗说,今年每亩地的收入得少两百多,但即便这样他们也还要努力,坚持下去。

在经过9个多小时的抢修后,老井在断水两天后再次开始工作,农民眼里贵如油的地下水,源源不断地涌入稻田,干渴的稻子应该是饱饱地喝了一顿。

何庆保和乡亲们露出了疲惫的笑容,也许在接下来的时日里,干旱还会给他们出新的难题。

农电工胡海洋收拾好地上的工具赶往邻村继续修井,也许在接下来的这些时日里,他的摩托车依旧得如此奔波。

而大黑村抗旱这一幕,在辽沈大地的很多角落都上演着,面对60年难遇的干旱,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应该去做点什么,因为希望在这片田野上

抗旱

拯救希望的田野

烈日灼烤下,河道、水库、坝塘干涸对于靠天吃饭的农业来说,这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大片庄稼面临减产,部分地区喝水成为难题。尤为严重的是,干旱范围还将进一步扩大,干旱程度将继续加剧,辽宁大部分地区将由夏旱转为夏秋连旱。

也许这场60年难遇的干旱,没有洪水来得咆哮,没有地震来得猛烈,但干涸的土地、低垂的庄稼,同样会将受灾者逼向生活的边缘。

经历过汶川地震、长江洪水,人们懂得在灾难面前,眼泪、抱怨都是苍白无力的,唯独同心协力、众志成城,靠自己的双手和努力,才能渡过难关。所以面对这场罕见的干旱,我们不能屈服、不能任由灾情施虐,要拿起手中的工具,团结起来,像大黑村村民一样,用双手去拯救希望的田野。

当然,在抗旱的队伍里,我们希望看到的不只是自救的村民,还想看到更多的党员干部,看到他们与大家站在一起,带领大家奋战在抗旱的前线。

沈阳晚报、沈阳高级柳云松

实习生陈晓彤

摄影王 江

新能源
七台河环保厂家
历史解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