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四川信息网 > 健康

猪肉价格攀升生猪争夺战经纪人吃香

发布时间:2019-11-29 03:39:49

猪肉价格攀升 生猪争夺战经纪人吃香

(6月13日,在湘潭云湖桥镇高湖村竹山组郭自求家前坪,彭建中和范云飞等人在忙着把猪赶上车。图/贺银河)  在当前猪肉价格高企的背景下,生猪到底少到了何种地步?本报凌晨出发,和生猪收购人员一起,深入农村养猪户家中,真实记录了生猪收购人员在生猪数量下降时的“抢猪”全过程。    按理说,生猪经纪人的中介费应是买卖双方共同支付,但生猪收购商为了和经纪人建立良好关系,求得更多的货源,独自承担了中介费用。    在生猪争夺战这个背景下,生猪经纪人这个职业被注入了新鲜的活力。目前在湘潭、浏阳等全省各地,经纪人异常活跃。    红6月15日讯(潇湘晨报 贺银河)凌晨,天空还下着濛濛细雨,长沙红星屠宰厂里就已人声鼎沸。在一个猪肉批发门面前,彭建中将厚厚的两叠百元钞票装进裤兜,钻进停在门面前的一辆四轮农用车驾驶室里,发动了车子。农用车车厢上,高高的铁笼子稳稳地立着,上下两层。    门面里,大块大块新鲜的猪肉悬挂在铁架上,老板娘范女士坐在一张办公桌前,再三叮嘱彭建中:“到湘潭要多装几头猪回来呀。”范女士是生猪收购商,也是猪肉批发商,收购来生猪后,将生猪放在红星屠宰厂宰杀,然后批发给零售商。有人来问猪肉批发价了,范女士给出了八块一斤的价格。    时间指向2007年6月13日凌晨3时50分。    A生意被抢时有发生    一批良杂猪,谈好的收购价是每斤5块4。但等彭建中11日清晨赶到那里时,另外一个生猪收购人员以每斤5块5的价格抢走了生意。    农用车前车灯大开,在细雨中向着湘潭驶去。    车上,彭建中敞开话匣子:“这些天,收猪生意不好做,今天看运气如何了,希望搭帮你的好运气。”    12日的运气不是很好,在湘潭县,彭建中开着车收购了7户养猪户的生猪,才凑足了一车猪,也就是20多头。要是去年这个时候,随便在湘潭农村找上两三家养猪户,就能凑满这个数了。    一直以来,生猪收购人员都是凌晨出发,往前一天联系好的地方赶。起得这么早的原因,就是尽早赶到养猪户家,趁养猪户还没给猪喂潲就收购生猪,从生猪嘴里省几个钱。    但现在起得这么早,还多了一个原因,就是防止谈好的生意被抢。彭建中他们10日在湘潭云湖桥那边联系上了一单生意,一批良杂猪,谈好的收购价是每斤5块4。但是,等彭建中11日清晨赶到那里时,那批良杂猪已出售了,另外一个生猪收购人员以每斤5块5的价格抢走了生意。    “这种生意被抢的事情现在太多了。”范云飞说。范云飞是范女士的弟弟,专职在湘潭等地组织生猪货源。彭建中主要还是跑运输。    抢生意只能缘于生猪数量少。这是范云飞和彭建中都接受了的事实。6月1日至4日,全国畜牧总站党委书记何新天带队的农业部督导组对湖南省的生猪产销情况进行了调研,调研结果显示,较去年同期,宁乡、湘潭两个生猪主产县生猪存栏量均下降了30%以上,全省生猪存栏量下降10%,出栏肉猪量下降6%。    B经纪人得66元中介费    在生猪存栏数量下降的时候,经纪人的作用就显得更加重要。在湘潭一些地方,一些与经纪人关系不是很好的生猪收购人员,目前已很难收到生猪了。    天慢慢亮了,5时多,农用车到达湘潭姜畲镇。彭建中联系上了当地的经纪人周立明。前一天,周立明联系好了一家有生猪出售的养猪户,而范云飞已和他打过招呼。    半个小时后,周立明骑着摩托车来了,前头带路来到了养猪户彭汉斌家。彭汉斌家住姜畲镇妙山村廖家组。    听说彭家有11头生猪出售,彭建中一下子来了劲头,咧开嘴笑:“看来今天运气不错,任务一下子就完成了一半。”    彭汉斌家的11头生猪是良杂猪,谈好的收购价是每斤5块4。彭建中看出生猪的肉质很好,一高兴,允许彭家给11头生猪喂点潲。    11头生猪被装进农用车铁笼后,彭建中付了收购款,还付了周立明66元钱的中介费。“按理,这经纪人的中介费应该是买卖双方平摊才是,但是我们全出了,也是想和经纪人建立良好的长期合作关系。”彭建中说。    对范云飞这样的生猪收购人员来说,他们收猪就得靠周立明这样的经纪人,如此才能打听到那里有生猪货源,而在现在农村生猪存栏数量下降的时候,经纪人的作用就显得更加重要。在湘潭一些地方,一些与经纪人关系不是很好的生猪收购人员,目前已很难收到生猪了,只能将生猪收购车辆停放在家里。    “我们组织货源时一般都是与经纪人联系的,经纪人都是当地的,信息来得快和准。”范云飞说。    周立明,留着小胡子,看上去非常精明,从事生猪买卖中介工作已有8个年头。看周立明收了彭建中66元钱后,旁边的人笑说周立明“钱来得可真快”时,他感叹:“那里来得快咯,和去年相比,我们这里今年这个时候的生猪数量还不到去年的四分之一。”言下之意,他少赚了不少。    “一是猪病,二是去年猪价低、饲料贵而赚不到钱,许多养猪户不敢养猪,不想养猪了,风险太大。”周立明说生猪数量减少的原因有两个。    如何根据市场行情的变化,制定合理的补贴政策,合理降低养猪户的养猪风险,提高养猪户养猪的长期积极性,这个问题政府有关部门应该考虑了。周立明甚至这样认为。    C三次登门才成交    这桩生意做成,是范云飞三次登门换来的。旁边有人戏称是“三顾茅庐”。郭家人说,除了范云飞,其他生猪收购商也上门来过。    在彭汉斌家吃完早饭,为免“夜长梦多”,彭建中立即赶往湘潭云湖桥镇。那里,范云飞联系好的一个经纪人已在等了,旁边的一辆拖拉机装着6头生猪,收购价也是早已谈好的,每斤5块3。    雨下得很大。彭建中在雨中帮忙将6头生猪赶到了农用车里,期间,他还接到了范云飞打来的一个。进入驾驶室后,彭建中全身都湿了,但是神情很兴奋:“今天可以收早班,那边还有6头猪,装完就可以回长沙,这真是难得的好事。”    彭建中指的“那边”正是范云飞里告诉他的地方:云湖桥镇高湖村竹山组。    赶到高湖村时,范云飞早已等候在路边。在范云飞的指引下,农用车开到了郭自求家的前坪。郭家喂有8头生猪,6头大的出售。    这桩生意做成,是范云飞三次登门换来的。旁边有人戏称是“三顾茅庐”。郭家人说,除了范云飞,其他生猪收购商也上门来过。范云飞前两次登门时,他们都拒绝了,还想将猪养大一点,趁着好价钱多赚一点,最后也是看在范云飞的诚意上同意出售的。    “竹山组30多户人家,现在喂有大一点的生猪只有10头,卖了这6头,就只剩4头了。”郭家人掰着手指头数着,感叹生猪存栏率低得几乎不能想象。    6头生猪装上农用车,农用车就可以打道回长沙了。时间指向上午10点。看着满载着23头生猪的农用车,彭建中长舒一口气:“今天到长沙估计不会到中午12点!”平时,他一般都得要下午两三点才能回到长沙。    农用车开出高湖村时,另一辆蓝色农用车正在路上飞驰,后面的两层铁笼子显示它也是用来收购生猪的,只是铁笼子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谁在猪肉高价时赚了钱    一头生猪变成桌上餐,要经过养猪户、中间代理商、屠宰厂及猪肉零售商等各环节,在当前猪肉价格高涨的背景下,其间每一环节都有着怎样的利益诉求?    ◆养猪户:    像彭汉斌,出售一头200余斤的生猪能够赚到300块,如果养猪户家里生猪多的话,是可以大赚一笔的。只是,“生猪太少了”的声音到处响起。    ◆屠宰厂:    红星屠宰厂负责人彭菊泉介绍,由于生猪收购商送来的生猪数量减少,目前屠宰厂每天宰杀的生猪只有400多头,而屠宰厂每天屠宰550头左右的生猪才能保本,现在是亏本经营。    ◆猪肉批发商:    像文章里的范女士,收购一头生猪每斤价格在5块5左右,然后送到屠宰厂宰杀后,批发给零售商每斤猪肉价格在8块左右。    范女士介绍,除了人力费、运输费等成本,一头200斤的猪,她一般只能赚上10元,过去可以赚到15元。    ◆零售商:    13日下午4时50分,在长沙三湘小区里的菜市场,猪肉价格仍是10元一斤,以他们从猪肉批发商批发猪肉8元左右一斤来算,他们每卖一斤肉毛利在两元左右。    [手记]    养猪户的一声叹息    生猪数量太少了,生猪收购户和养猪户都是一声叹息。    生猪为什么会这样少?周立明说:“一是猪病,二是去年猪价低、饲料贵而赚不到钱,许多养猪户不敢养猪,不想养猪了。”想必很多人都这样认为。    不过,新华社6月11日发布消息说,国家首席兽医师、农业部兽医局局长贾幼陵表示,通过对近年来生猪发病死亡率和对市场生猪和猪肉价格变化对比进行分析,从2000年到2006年,生猪发病死亡率没有明显提高,一般是传染病造成的死亡率一直在4%上下徘徊。生猪的病死率与市场猪肉价格变化没有明显的相关性。农业部分析,引起猪肉涨价的主要原因是去年生猪价格跌入低谷,饲料价大幅上涨,两者相叠加造成母猪存栏数一定程度下降,使今年猪肉价格发生波动。    为什么有关部门没有像彭汉斌一样,预测到生猪数量减少,猪价在未来会涨呢?为什么没有尽早通过市场手段对养猪户进行引导?为什么没有发布预警信号呢?    如果相关部门向养猪户发出具有针对性的预警信号,帮助养猪户分析、掌握3个月到半年猪肉价格波动情况,颁布相关政策引导养猪户适当补栏,这种猪肉价飞涨的情况有没有可能不出现呢?    浙江大学博士杨天保还指出,猪肉价飙升之后的深层问题在于二元经济结构的存在、城市和农村信息不对称的现状,包括物价、统计、农业、畜牧等诸多部门缺乏有效信息沟通,无法通过横向沟通,向农民发布行之有效的生产信号。    此次猪肉价格飞涨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如果我们能够从中明白一个道理,那么,这个广泛关注也是非常有收获的,这个道理就是:要加大力气保护农民利益,保护农民利益,到头来就是保护我们自己的利益。谁都不是局外人。    [个案]    养猪户:这次我赌对了!    彭汉斌戏说自己是在“赌博”。    所谓“赌博”就是指在去年没有赚到什么钱时,竟然敢投资2.5万元兴建了一个养猪房。    去年,由于饲料价格上涨,一吨玉米就由原来的1400元涨到了1700多元,辛辛苦苦喂养5个月,将一头猪喂到200余斤,不计人力成本,出售一头只能赚到50元钱。一家人唉声叹气愁眉不展。    但是,当彭汉斌看到不少养猪户因赚钱不多或几乎没赚头而减少生猪存栏时,看到不少养猪户因猪病导致生猪死亡而不敢再喂养生猪时,他敏感地意识到来年生猪数量肯定会减少,猪价会上升,当别人还在减少生猪存栏时,他却在去年12月5日投资2.5万元兴建了一个养猪房,喂养了数十头生猪。这在当地还引起了小小的轰动。    今年彭汉斌发了财,他计算了一下,不计人力成本,出售一头200余斤的猪可以赚到300块。“这一次我是赌对了!”彭汉斌喜笑颜开:“五块多一斤的收购价我几十年来还从来没有碰到过。”    不过,彭汉斌心里还是有点不踏实:“现在不晓得这么高的价格能持续多久。”    的确,业内有句话是这样说的:“猪无半年贵。”彭汉斌介绍,1997年的时候,猪价上涨,当时出售一头200余斤的生猪可以赚到100块,但是这个高峰过后,猪价又沉入谷底,赚头几乎没有,他不想看到这样的轮回。

资讯录入:yz88yz88

民生呼声
黄金
内燃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